【我的冠军老师】世界击剑冠军倪红:永不放弃是击剑运

发布时间:2019-11-17 02:05:11 来源:海洋之神-海洋之神财富-海洋之神网址点击:16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我的冠军老师】世界击剑冠军倪红:永不放弃是击剑运动的精神

  倪红,首都体育学院休闲与社会体育学院时尚运动教研室教师。中国击剑队女子佩剑运动员,获2008年天津世界杯大奖赛团体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佩剑团体亚军、2009年亚洲击剑锦标赛女子佩剑个人赛冠军及团体赛冠军等。

  击剑馆内,倪红正在用电脑给学生们放映击剑比赛的视频,上这门公选课的学生不算多,他们紧凑地坐在两条长板凳上聚精会神地观看着比赛。倪红站在电脑面前将每个动作仔细地为学生们讲解。看过视频后,学生们都对击剑有了更形象的认知,接下来他们穿上护具开始了两两对抗。倪红一边为他们充当裁判,一边纠正他们的实战动作。在她的眼里,让更多的人了解并掌握击剑是一种很有意义的对击剑精神的传承。

  谈到击剑精神,倪红说:“就是永不放弃,在比赛中,在生活中,面对困难和磨难,不要看见它们就退缩,而要去尝试能否击败它们。

  ”永不放弃的精神和获得奖牌在倪红看来属于因果的关系,因为没有放弃才会赢得奖牌,先别看结果,感受过程所经历的,好的结果自然而然就会呈现。倪红还提起了那次奥运决赛的一些小插曲,当时中国队本是40:36领先对手乌克兰队,很多人都以为冠军已是中国队的囊中之物,但是结果却是遭到对手反超输掉了比赛。“所以啊,在击剑比赛中反超很正常,只有拼搏到最后一刻才有可能取得胜利。”倪红说道。

  14岁时倪红因为个头高,在班上也是最高的,所以有机会开始练习击剑。“因为在那个时代击剑还不是特别火,我也知之甚少,但看过电影《佐罗》以后发现佩剑原来可以这么帅气,还可以伸张正义,觉得自己很是幸运。”回忆起最初对击剑的印象,倪红依然觉得记忆犹新。开始运动生涯以后,倪红的训练集体生活从14岁一直持续到27、8岁,倪红每天跟队友吃住都在一起,基本上除周末之外每天都是吃饭训练睡觉的循环规律作息。

  问起倪红在运动生涯中最为难忘的比赛经历时,她的回答是奥运会。她认为自己能够参加奥运会与努力分不开,但同时也万分幸运。“后来也有很多人问我比赛后的感受,我说就是死后重生,当时非常紧张。我认为所有运动员的梦想都是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虽说我不曾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但我能站在奥运的领奖台上就已经相当光荣了。”拿到奥运奖牌后的倪红将压力变为动力,她说拿了奖牌后最难的事便是保住排名,因此她更加努力地进行训练。

  因为本科和硕士都是在首体院就读的缘故,出于这样的母校情结,倪红决定回到母校为还未开设的击剑课程贡献力量。 “做老师的话我希望能通过我,让更多的人了解击剑这项运动,并且知道它是一项很好的运动,能锻炼人的协调性和勇气。”她在教学过程中发现学生们总愿选择等待,总是想去等着看下一步该做什么,而不是勇往直前去闯下一关。她认为所有的运动实战都可以映射到一个人的生活行为,作为老师,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教导让更多的学生体会到比技术要领更可贵的东西。

  从运动员过渡到教师,倪红说到了其中最大的反差:当运动员时说话特别少,而当教师则恰恰相反。倪红谈道:“做运动员时用到的肢体语言会非常多,导致我不太会说话,说的都是大白话。但是我发现当老师以后完全不一样,得说很多,而且说的时候要让别人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对于这个困难,倪红也表示很感谢学校里为此帮助过自己的老师们,他们都会建议倪红多读书,多阅读一些关于击剑专业术语的书。与比赛中掌握自己的打法不同,倪红现在需要做的是让学生们懂得最专业最准确的知识。她认为自己在这方面还是有所欠缺,需要更多的学习。

  当学生的学习态度出现问题时,倪红说她会选择先检讨是不是自己的问题,然后会去做出调整。对于上课不太投入的学生她也会用劝说和提醒的方式来让他们认识到击剑课名额的宝贵,倪红认为学生积极练习自己所教的动作要领是自己教育生涯中最为骄傲和欣慰的事。“令我很骄傲的不得不说周二下午上公选课的一个男孩,第九周上课,他是第八次拿剑,但是他的实战打得非常好,我回家都非常激动地把这件事分享给我的家人。”她所欣赏的是学生专注的精神。因为公选课的上课间隙大,还能够较好掌握基本动作要领绝非一件易事。在倪红看来,看见学生有进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在看学生们练习击剑时,倪红发现他们的关注点总是自己,很少有人会去帮助对方寻找不足。她认为这也许是大部分中国孩子存在的通病,不过她还是希望每个练习击剑的学生都能从中得到感悟并弥补自己的欠缺,学会合作沟通,做什么事都能有专注永不放弃的精神,并从击剑中真正感受到快乐。

  走下领奖台的倪红,认为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不管是其他的行业还是怎样,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只有不断学习,才能真正实现转型。对于教育而言,“不急不躁地去引导学生,而少一些强迫与命令。”是她的感悟。